英国女性与早期埃及考古学

发布时间2022-05-12 14:28 浏览次数: 作者:世界杯竞猜 来源:世界杯竞猜 字体:

  

  新版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上映后招来许多批评声,但有一点不可否认,那就是电影再次将观众带回到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20世纪30年代的埃及尼罗河。1937年11月首次出版的这部长篇小说是阿加莎的经典之作,虽然在尼罗河上租用豪华邮轮旅行是少数人的奢侈,但“到埃及去”却是从18世纪末就弥漫于英国社会的时尚。其实在阿加莎的推理小说出版之前,另一位英国女作家阿米莉亚·爱德华兹1877年出版的《尼罗河上千里行》已经风靡欧洲。  

  阿米莉亚·爱德华兹是记者、小说家,鲜为人知的是她对早期埃及考古学贡献颇多。她对旅行中所见埃及的非法盗掘痛心疾首,于1882年用自己写书所得的收入募捐成立了埃及考察基金会,资助考古学家到尼罗河三角洲进行有学术导向的科学考古。1892年爱德华兹去世后,她所有的收藏及遗产都依嘱捐给了伦敦大学学院,并设立了第一个埃及考古学教席,担任首任教授的是著名考古学家、被称作“埃及考古之父”的皮特里。埃及考察基金会后来则发展为埃及考察协会,一直存在至今。爱德华兹在伦敦的旧居也在城市名人故居地图中占有一席之地。

  1.去埃及旅行的女作家爱德华兹

  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曾说,埃及是尼罗河的赠礼。古典作家到埃及游历后的游记启蒙了最早对埃及感兴趣的欧洲人。18世纪中叶,一些探险家和旅行家的图书推动了埃及热的到来,欧洲人以到埃及旅游为荣。18世纪晚期,他们已经向南航行到尼罗河第二瀑布。众所周知,拿破仑远征埃及时带了百余位科学家,他们撰写的《古埃及记述》第一卷于1809年出版,最后一卷也于1828年完成。

  1822年,以商博良为代表的文字学家破译了罗塞塔石碑上神秘的埃及象形文字,标志着埃及学的诞生。埃及因此吸引了更多的人,除了冒险家和投机者,欧洲学者也开始了对埃及的考古研究。

  1801年英国打败拿破仑后接管埃及,取代法国继续对埃及文物进行掠夺。大英博物馆拥有丰富的埃及文物,其中包括从法国手中抢走的罗塞塔石碑这样的重要考古发现。目前大英博物馆埃及展厅中的拉美西斯二世花岗岩雕像,高2.6米、重7.2吨,建造时使用了整块巨石进行雕琢,原石重量应超过20吨。不知用多少劳力把它从采石场拖到木筏上,再沿着尼罗河顺流而下到卢克索,从河边运到拉美西斯神殿,完成最后的雕刻。1818年,意大利探险家乔瓦尼·巴蒂斯塔·贝尔佐尼受托将它运到了伦敦。它初抵伦敦时,英国公众都赶来围观这座当时所能见到的最大的埃及法老雕像。贝尔佐尼后来还发现了法老塞提一世的陵墓、清理了阿布辛贝神庙的入口、成为进入吉萨哈夫拉金字塔的第一人。总之这一切都助推了埃及旅游热潮。据统计,1800年至1850年的半个世纪里,英国人至少出版了50本关于埃及的游记。

  19世纪也是西方女性旅行的黄金时代,她们的足迹遍布南美、远东和北非,并且留下了相当精彩的文字。阿米莉亚·爱德华兹便是其中的代表。

  阿米莉亚·爱德华兹的一生有三个截然不同的身份:记者、小说家以及埃及学家。她的父亲在成为银行家之前是一名军官,母亲是爱尔兰人,负责对爱德华兹进行教育。爱德华兹在很小的时候就显示出写作的天赋。7岁时刊发了第一首诗,12岁就出版了第一篇小说。同时她还给报纸写专栏,1855年就出版了自己的长篇小说。1864年时,她的小说 《芭芭拉的历史》被广泛接受,奠定了她作为著名小说家的地位。为了给小说准备素材,她经常和闺蜜出门旅行。30岁那年,她的父母双双去世,她开始尝试一些更富挑战的旅行,比如她去了阿尔卑斯山脉北部东段的多洛米蒂山,那是那个时代无人穿越、无人知晓的山峰。她据此写了两本书,描述当时旅程中所遇到的人和事,备受追捧。1870年显然是一个分水岭,在尼罗河的6个月游历最终让她成为改变埃及考古学的特别力量。

  她和女友坐着有三角形小帆的平底小木船,沿着尼罗河一直到阿布辛贝神庙。在这趟旅行的尾声,她完全被埃及迷住了,同时也对自己目睹的埃及文物被盗以及埃及考古杂乱无序的现状深为忧虑。巨额的利润使非法文物盗掘、文物买卖日益猖獗,各种各样的探险者和冒牌的考古学家蜂拥而至,英国、法国、德国等国也不断对埃及政府施加影响。

  1877年爱德华兹的《尼罗河上千里行》出版,她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都写在了书里,一时洛阳纸贵。书的开头解释自己为什么到埃及——(尼罗河)当时的游客十分之九是英国或者美国人,之后是德国人,还有少量比利时人、法国人……大家来这里的原因五花八门:病人寻求健康、艺术家寻求灵感、政治家寻求一个假期、小报记者寻求八卦新闻、收藏家收藏纸莎草和木乃伊。很少有纯粹的、充满好奇的旅游者。